• <dl id="jlh0z"><font id="jlh0z"></font></dl>
  • <output id="jlh0z"></output>

      1. <dl id="jlh0z"><font id="jlh0z"></font></dl>

         漢森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漢森新聞

        高原烈日下,那個風一樣的女子,驚艷了時光

         

                                                                                                                                     文字  攝影︱胡瓊

         

            兩年前的夏天,我第一次到高原上的這家工廠,接待我的是一個女孩,小胡。

            其實是第二次見她。

            第一次是在公司年會上。她與伙伴們遠道而來,一曲原生態的孔雀舞,驚艷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小胡高而玲瓏,穿著隨意。

            高原上的女子,不似江南女子的靈秀細膩,說話做事,爽利而不拖泥帶水。

            行走在山脊上,風拂起她的栗色頭發,亂了姿勢。

            陽光猛烈。

            一屁股坐在棧道上,手搭涼棚,一張小圓臉,略帶嬰兒肥,兩朵高原紅,如花盛開。

            席地而坐,吃一顆烤洋芋,補補體力,芳香彌漫,笑意彌漫。

         

            出門前曾有叮囑她帶些花裙,她說她不喜歡裙子,更不喜歡花裙子。

            一身背帶牛仔褲,外加一條素色圍巾,腰身如弓,人如蝶舞。

            高天上流云。

            我聽見朗朗的笑聲,在高原的風中疾走。

            那是一個風一樣的女子啊。

            站上最高處的巖石,雙翅展開,一腳踏空,是想飛身一躍嗎?

            身后是凈空2600米的懸崖,眼前是無數驚嚇的目光。

            隨手一甩,一只黑色發夾飛向天空。

            暗影里,那一雙白色的什么鞋,始終如精靈般躍動。

         

         

            落日的光,映在山梁上,她的剪影映在山梁上。

            憑欄處,人影流動,頭頂是霞光萬道,腳下是云海翻涌。

         

            后來,聽說她離開工廠,去了彝良政府機關,那個離小草壩很近很近的縣城。

            記憶中的美好永難消亡。

            還能再見到她嗎?

            高原的風不語。

         

         

        〖胡瓊,湖南常德人,益陽市攝影家協會會員〗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

        港澳台现场报码
      2. <dl id="jlh0z"><font id="jlh0z"></font></dl>
      3. <output id="jlh0z"></output>

          1. <dl id="jlh0z"><font id="jlh0z"></font></dl>
          2. <dl id="jlh0z"><font id="jlh0z"></font></dl>
          3. <output id="jlh0z"></output>

              1. <dl id="jlh0z"><font id="jlh0z"></font></dl>